华尔街不相信眼泪,沽空特斯拉股价

2018-08-22 新闻资讯

股价和私有化的压力急剧增加。作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,Musk的生活很悲惨。

最近,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,马斯克一直坚持不懈,很少崩溃,他哭着跑特斯拉的困难,并称过去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困难和最痛苦的一年。

但奥利国际并没有被马斯克的眼泪“感动”,特斯拉股价在纽约时报《马斯克》采访当天就暴跌了8.9%。

由Twitter引起的风暴

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,马斯克流了几次眼泪,倾吐了特斯拉老板的压力和痛苦,并称过去的一年“极其痛苦”。特别是在不久的将来,他的一个推特让特斯拉直接进入“风暴中心”。

 

不久前,马斯克在推特上说,它正在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,以减轻员工的工作,并降低股价的影响。他说,私有化的资金是由沙特主权投资基金(PIF)资助的。在麝香的推动下,特斯拉股价上涨了10.99%,达到379.58美元/股。

但根据美国证券法,私有化是一个主要的新闻,通常需要在公司内部一致认可,向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报告。特斯拉私有化的消息是通过Twitter宣布的,董事会没有收到正式的提议,因此SEC在特斯拉宣布其涉嫌操纵股票价格的第二天宣布展开调查。

 

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,面具也承认接管是暂时的主动权。8月8日上午,Mask在他去机场的路上发了条微博,不仅没有咨询任何人,而且手边有“编译”的数字。Musk说,他预期私有化价格在股价的基础上上升约20%(每股419美元),但变为每股420美元以形成整数。

另一方面,什么面具称为“资本安全”可能不存在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PIF没有涉足特斯拉私有化协议,目前也无意介入。PIF将不会启动类似的投资,直到皮尤的主要合作伙伴软银。目前,PIF只要求建立一个20亿美元的职位,持有特斯拉股票的3-5%,并且没有大规模投资的意向。

2

面具“累”了好几份工作?

在采访中,Mask表示,除了股价压力外,特斯拉本身也在运作。

早在去年六月下旬,马斯克就在推特上抱怨说,他跑特斯拉严重损害了他的精神健康。

一年后,马斯克的压力增加了。他向纽约时报抱怨说他不得不每周工作120小时,牺牲了他所有的私人时间,经常需要安眠安眠药入睡。安的副作用也是众所周知的,而且经常导致梦游。外国媒体也说特斯拉的董事会担心安眠药可能不会使麝香入睡,但会让他继续在Twitter上过夜。

与此同时,纽约时报还指出,消息人士透露,特斯拉的董事会正在努力加快寻找合适的COO来分担麝香的负担。两年前,特斯拉邀请脸谱网首席执行官雪莉·桑德伯格成为特斯拉首席运营官,但失败了。

但马斯克强烈否认:“如果你知道谁更胜任这项工作,请告诉我,他们可以马上接管。”

一些国外媒体也指出,除了运行特斯拉,麝香还负责空间X、乏味公司等公司,显然目前的情况是不可持续的。

采访结束后,赫芬顿邮报创始人Ariana Huffington也敦促麝香改变他目前不可持续的高强度工作风格,但马斯克回答第二天凌晨2:30,“这是一个不可能的选择。”

在马斯克的启示之后,华尔街似乎更严肃地看待特斯拉领导人所带来的危险。

在采访当天,特斯拉股价下跌了8.9%,在10天内下跌了19%。特斯拉财务报告的公布和私有化带来的几乎所有收益都是“唾弃”。

  •  

  •